德国足球全面反思世界杯失利

新华社多哈12月8日电(记者刘旸)德国足球界对卡塔尔世界杯失利的德国反思,从比埃尔霍夫辞职开始。足球  在德国足协任职18年的全面德国队前队长比埃尔霍夫,迫于压力已于5日宣布辞去德国队领队职务。反思  7日晚,世界德国足协召开“危机会议”,杯失主席诺伊恩多夫、德国德国足球职业联盟监事会主席瓦茨克与球队主教练弗利克商谈。足球会后足协宣布,全面弗利克留任。反思  德国足协给弗利克第二次机会,世界这意味着他将带领球队备战2024年在德国举办的杯失欧锦赛。  诺伊恩多夫在会后发表声明称:“我们相信2024年欧锦赛对德国足球是德国重要的证明自己的机会。我们有信心弗利克和他的足球队伍能够迎接挑战。”  至于比埃尔霍夫的全面接班人,诺伊恩多夫表示:“我们首先要讨论足协在这一领域的职能结构问题,然后再来决定人事安排。”  弗利克会后说:“我和球队对2024年欧锦赛仍持乐观态度。我们能做成的远比在卡塔尔表现出来的多。我们在那里丢失了太多机会,会从中吸取教训。”  在2018年世界杯无缘淘汰赛后,德国队在卡塔尔再次折戟小组赛,这让有着深厚足球传统的“四星德国”难以接受。如果必须有人站出来负责,现在看来是比埃尔霍夫。然而,换领队能够真正解决德国足球的问题吗?  球员们仍笼罩在失利的阴影里。诺伊尔在社交媒体上写道:“这是非常残忍的一次挫折,我们没能持续表现好自己。”哈弗茨表示,这次失利的挫折感会延续很长时间。吕迪格无奈地说道:“一切归零,这是事实。”  德国队前队长拉姆认为,德国队在卡塔尔世界杯上的表现“简直就是一场灾难”。他对这支球队在2024年欧锦赛上的前景表示担忧。“球队看上去非常无助。现在需要找到合适人选,距离2024欧锦赛只有18个月时间。”  克林斯曼的经历也许有一些说服力。2004年欧锦赛上,沃勒尔带领下的德国队小组赛一场未胜,未能晋级。沃勒尔当即“下课”,克林斯曼火线接盘,带领球队夺得2006年世界杯季军。不过克林斯曼认为,现在德国队面临的情况与当时不同,他支持弗利克留任。  “我们要把这些(失利)抛开。2004年时,德国队需要彻底变革。”现年58岁的克林斯曼在德国体育一台的节目中说,“现在球队需要做多少改变,这个决定要非常谨慎。”  克林斯曼认为,球队需要“微调”。“不可能把所有人换掉,这批当打之年的球员还没绽放。他们二十几岁,前面还有很多机会。很可惜,这次没能形成凝聚力。”  现年61岁的德国足球名宿马特乌斯对改造国家队也持相似观点。面向2024年欧锦赛,他认为弗利克在用人上不会有太多其他选项。  马特乌斯对比埃尔霍夫提出批评。“过去几年中,他没有证明他的决定是正确的。事情变得更复杂后,他是那个需要承担责任的人。”  克林斯曼和马特乌斯都坚持认为弗利克留任是正确的决定。  “弗利克是优秀的教练,他仍是最合适的人选。他在拜仁证明了能力。”克林斯曼说。  “全队对弗利克非常信任。他清晰地意识到在卡塔尔犯的错误,他有自我批评的精神。”马特乌斯还说,“面对国家队球员时,他必须要更加严格、严厉。德国队必须走出舒适区,整支球队太‘一团和气’了。”  克林斯曼和马特乌斯同时认为德国队在首场小组赛赛前合影时“集体捂嘴”的举动是错误的,说明球队没有将全部精力聚焦比赛。  “德国队明显分心了。如果你希望发挥出百分之百的能力,必须精神集中、头脑清晰。”克林斯曼说。  马特乌斯认为在这件事上,德国足协负有主要责任。  而“德国之声”日前发表评论认为,德国足球出现了“结构性问题”,在某种程度上与“青年足球”相关。21世纪初,通过引入学院教育,德国足球体系培养出一代技术上有天赋、战术上有思想的球员,铸就了2014年世界杯的辉煌。此后时任主教练勒夫没有做好球队新老交替工作。弗利克治下的德国队,作风也没能得到严肃整顿。

托尼·克罗斯